為什麼我選擇到挪威交換遊學

三月 27 2014 Published by under EZ心情

 

提到「挪威」,你會想到甚麼呢?

 

「量販店裡賣的 鮭魚 好像都是從那邊來的~」 「維京人!海盜!」 「發生過死傷慘重的 槍擊案 …」 「 監獄 簡直要比飯店還高級…」 「電視節目會播 超淡定的壁爐節目 。」 「 挪威縮影 ,風景很漂亮。」

 

除了鮭魚、峽灣、殺人魔還有壁爐節目等等資訊,挪威同時也是社會高度發展、高物價、人類發展指數全球最高的國家。但仔細想一想,我們對於挪威的印象,其實就僅此而已;說穿了,就只是個由數據資料、奇聞軼事所堆砌出來的挪威。所以,今次要講的不是那些寰宇搜奇,要講的是我待在挪威四個月所實際感受到的挪威。

 

挪威空軍建軍100周年紀念活動

 

「Hei Hei~」

在挪威的每一天,幾乎都是由商店店員們語氣俏皮的「Hei Hei~」 (音同 Hi Hi)當作開場白。在這個簡短的問候中,我感受到的不是制式規定的問候,而是店員發自內心的招呼:「你好!」。 那份真誠還有那帶點俏皮趣味的疊字問候,總是能讓人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漾起笑意。 搭乘 T-Bane 捷運、 NSB 國家鐵路或者走在奧斯陸街頭,若不經意地與人對上眼,你會發現你總是能收到他們充滿善意的點頭示意以及毫無敵意的淺淺微笑。

 

 

超有耐心仔細聽,貼心建議免擔心

挪威人的英文水準普遍偏高,幾乎人人都可以用英文流利對答,剛抵達挪威時本以為可以靠英文闖蕩一番,殊不知到了生活購物這個關鍵環節,英文卻毫無用武之地… 面對一排又一排商品外盒全都是挪威文的生鮮食品,全然不懂挪威文的我該如何採買啊!

 

 

只好鼓起勇氣發揮死纏爛打的功力,抄起商品,逢人就詢問手裡拿的這包、架上擺的那罐到底是甚麼玩意兒。 本以為我這樣纏著人沒頭沒腦的亂問會招來一陣白眼,想不到挪威人總是願意暫停自己的購物活動、停下腳步耐心地聽我描述…

 

Ekte? Lett?

「這兩罐都是美乃滋,不知道包裝上的 “Ekte" 還有 “Lett" 差在哪裡呀?」 「你打算要買美乃滋做甚麼料理呢?」 「我打算要做馬鈴薯沙拉…」 「"Lett" 指的是低脂的產品,如果是我來做馬鈴薯沙拉的話,我會建議你選 “Ekte" ,做起來比較好吃歐!」

 

上述的對話,不只發生一次,還同樣發生在找細砂糖(超市裡有咖啡糖、糖霜、冰糖…)、買麵粉(全麥、一般麵粉)、選牛奶(全脂、低脂、脫脂)、分辨奶油(植物油、動物油;抹麵包用的、煮濃湯用的還有煎肉類用的…)還有認識北歐特有的麵包抹醬(培根口味、火腿口味、番茄口味、蟹肉口味、魚子醬口味…)等各種不同的情況。 除了在超市裡的人友善之外,路人們也是同樣可愛的。有一次,我獨自前往挪威民族作曲家 Edvard Grieg (代表作品:皮爾金組曲1號-山大王的宮殿-Hall of the Mountain King)位於卑爾根的故居,由於作曲家故居離輕軌車站需步行近30分鐘,

 

步行30分鐘

 

沿途雖有指標指示,

 

前往Troldhaugen的指示路牌

 

但面對全然陌生的路橋、岔路、林間小道以及看似通往民宅後院的碎石子路再加上回程班車的時間限制,我只得再次掛上厚臉皮,沿途發問了!

 

「沒錯,靠右邊,沿著那條石頭路走」 「往前走大概十分鐘,你用跑的應該五分鐘就到啦」 「走路橋或者繼續往前都可以,不過走路橋看得到指標,比較方便歐」

 

厚臉皮依舊沒有招致白眼或不耐,我甚至還遇到一位正在進行長跑訓練的長者,聽到我的詢問之後特別為我停下腳步暫停訓練計時調勻呼吸後指引我往正確的路徑前進! 纏著人發問的內容、尋求幫助的時間場景總有變化,然而唯一不變的是路人、店員們的耐心聆聽以及實用忠告;挪威人是隨時隨地都願意協助你、願意以在地人的角度,熱情地給你建議。

 

挪威,與台灣一樣的「溫度」

若把前面所描述的幾個小段落摘要整理一下,先進國家挪威所給我的感受,不正是我們台灣人最引以為傲、同時也讓中國旅客驚豔不已的「熱情」、「有禮」和「人情味」嗎? 台灣和挪威彼此相隔 8300 公里,一個位居亞熱帶、一個雄踞北歐,在地理位置上可說是天差地遠;不管在政治經濟發展還是社會福利制度等等的數據評比,台灣可能遠不及北歐挪威, 但說到暖暖的人情味溫厚的人文素養,其實,我們也沒有相差太多,對吧?

 

訂閱EZTABLE IDEAS

EZTABLE Ken Li Hsieh, Growth Hacker

No responses yet